新闻热线:0574-65510000
新闻传真:0574-65577900
邮箱:nhnews@cnnb.com.cn
您当前的位置 :宁海新闻网 > 文艺频道 > 雁苍山 > 往事如烟 正文
     高级检索
 
童年的味道
林华烨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   宁海新闻网   2015年05月25日 09:52:17

  去少年宫接儿子的时候,看到广场上有农妇挎着个竹篮,在兜售野生的红莓。只见她用筷子小心翼翼地夹起一粒粒鲜红的莓子,放在透明的小号塑料碗里,视若珍宝地一排排摆放在自己跟前。看着这新鲜红润的莓子,不由地口舌生津,记忆飘飞到了童年的小山村……

  这是小时候山里常见的一种莓子,叫“葛公苗”,是我们儿时的最爱,甜甜润润的,带有青草的芳香。每次放学回家的路上,我们总会结伴到路边的灌木丛里去寻找这诱人的美味,享受大自然给予我们特殊的馈赠。

  我记得,跟这种莓子“同宗”的有蓬蘽、覆盆子、茅莓和蛇莓四种。我们最喜欢吃长得很高的覆盆子,民间也有叫“米葛公”的。鲁迅先生在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中曾写道:“如果不怕刺,还可以摘到覆盆子,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,又酸又甜,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。”在我的记忆中,“米葛公”的味道不仅比桑葚美得多,就是如今大棚里种植的草莓也是远远不及的。只不过它们长在幽深的山坳里,植株非常高,一般在一到两米之间,甚至也有两三米高的。这于童年矮小的我们来说,要摘到如此美妙心仪的果子简直是异想天开的事。所以,我们只有巴巴地等着上山劳作的父母归来,如若他们见着了“米葛公”,肯定会欣喜地摘来装在帽兜里,以飨家中饕餮的“小馋猫”。说实在的,那时的我们也不仅仅是馋,更有物质贫乏、零食奇缺的“饿”。因此,每每有“米葛公”的日子,就是我们最幸福的节日。我们往往很吝啬地拿起一枚“米葛公”,看得满口生津实在隐忍不住的时候,才肯送到嘴边,轻轻地咬一小口,让果子的酸甜浸润着干渴焦灼的胃,眯上眼睛细细回味着,好久才肯把余下的一半咬进嘴里,甚至于对留有残红的果蒂还不愿放弃,玩味好半天才肯扔掉。

  听老人们说,“覆盆子”具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及中药的功效,中医称之为养肾固精缩小便的天然食材。据说上了年纪的男性只要经常服用这种果子,晚上就不用起来小解,夜壶从此覆盖不用,故名“覆盆子”。

  相对于“覆盆子”来说,茅莓的味道又要略逊一筹。茅莓的植株一般只有一米左右,长在山坡里、半道上,果子长得比较密,又称“聚事果”,由许多的核果聚合而成,但是单果很难采摘,往往一摘果粒就碎裂糊了一手甜腻,一般我们会连着茎叶一起折拗下来,在带着刺儿的枝叶上“啃食”,也别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刺激。

  这样,对于孩提时的我们,最适合的莫过于蓬蘽了!蓬蘽也就是普通的“葛公”,它的植株呈匍匐状贴地生长,高度一般不超过膝盖。春天的时候,它便开起了白色的小花,藤蔓上长有刺,花谢后便结出青青涩涩的果来,再过月余,果实由绿转黄,再相继变红。蓬蘽的味道酸中带甜,往往果子最红最甜的都要被一种毛毛虫先行“品尝”过。那时的我们,不知道什么是害怕,那条上下学的路上,有一个水库,水库沿的山坡上灌木丛生在乱石堆中,那一丛丛的蓬蘽就是我们最向往的乐园。只不过上学路上不敢造次,但是放学时,我们会飞似的匆匆掠过其余的普通路段,直奔这片有蓬蘽的坡地,一边找寻一边惊叹,一边采摘一边品尝,全然不顾西边的落日坠下山头,直至天色昏暗看不清哪里是路,哪里是刺丛,这才惊慌失措地返回马路,带着一串串用茅草茎串成的“彩珠串”,且喜且忧地奔回家去……

  春天草木茂盛,也多虫蛇。采茂密的灌木丛深处蓬蘽是需要慎之又慎的。记得那次看到路边深林处,隐隐约约有鲜红大个的蓬蘽,顾不得原则想去采摘,只听草丛间“窸窸窣窣”一阵响动,定睛一看,七魂吓走了六魄,天哪,一条好大的蛇从脚边游进丛林深处!我们顿时呆若木鸡,伫立良久,心底默念“人有人道,蛇有蛇道,各不相干,借过借过”,等蛇爬远,便飞也似的冲出灌木丛,任凭再红润饱满水灵的果子也吸引不了了。然而,对于我们经常走动要去采摘的场地,我们是深信不会有蛇出没的,因为毕竟蛇也是要怕人的。但是,毛毛虫们却没那么聪明,它们总是依附于最鲜嫩的枝叶、最丰盈的果实上的,我们看到一枚最红最艳的果子时,那粒果子上必然有着一条甚至多条毛毛虫,那时我们会气恼地捡块石头,把毛毛虫拨拉走,见是刚被毛虫霸占的果子便“虫口夺食”,如若是啃食严重的,只有哀叹几声又另寻他果去了。

  至于那种长相水灵鲜红的蛇莓,我们是断断不敢去碰的。听老人们说,蛇莓旺盛的时候正是蛇出洞的季节,蛇莓是蛇专享的,带有低毒,况且淡而无味,还能经常看到蛇莓上有白色的泡沫,有人说那是蛇的唾液,于是即便是蛇莓长得再诱人,即使是满地都是,我们也不愿意在蛇莓处多逗留片刻。能吃的莓子有多种,不一定非要留恋和好奇蛇莓呀!

  我不由得惊叹那个年代,那样年幼的孩子明辨取舍的能力了,这是忙于农事的父母根本无暇告知的,只是我们在年复一年的实践中点滴感悟与摸索出来的……

  “妈妈,这是什么果子啊?”儿子好奇地看着水果店里看不到的莓子,眼神里满是探究与渴盼。妇人见状,便殷勤地递上一粒给儿子尝尝。酸酸甜甜的味道吸引了儿子,他笑着央我买一小碗,我便让妇人选了些颗粒饱满、没有虫斑的莓子。

  在路上,儿子边走边吃。没吃三五粒,他却不愿再尝了,相比水果店里如许缤纷美味的水果,这蓬蘽只不过是一时的好奇罢了。

  也许,他们这一辈,再也尝不出我们童年时的味道了……我吃着余下的蓬蘽,一粒一粒,细细地品着,慢慢地嚼着,不由得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……

录入: 袁慧敏   责任编辑: 袁慧敏   稿源: 宁海新闻网
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】 【 默认字体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本页】  
  新闻推荐:
·桃源街道总工会举办职工乒乓球比赛
·校园文化周来了
·给小番茄安“家”
·医院停车难 顽症怎么治?
·下蒲一村民获评市“最美文保员”
·动辄“人肉搜索”该休矣
·老人摔倒,扶还是不扶?
·农历四月八乌饭馍糍香
·套种提高收入
·从小处着手服务群众
  图片推荐:
平湖市府办考察“百姓事马上办”
套种提高收入
农历四月八乌饭馍糍香
给小番茄安“家”
校园文化周来了
桃源街道总工会举办职工乒乓球比赛
⊕《今日宁海》速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