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热线:0574-65510000
新闻传真:0574-65577900
邮箱:nhnews@cnnb.com.cn
您当前的位置 :宁海新闻网 > 文艺频道 > 雁苍山 > 往事如烟 正文
     高级检索
 
记得学种田
洪昌成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   宁海新闻网   2015年05月25日 09:50:27

  记得十八岁那年,初中刚毕业,父亲让我参加生产队劳动。

  农活是一门深奥的学问。社员们常说,抲犁打耙,做秧田“哺”谷子,样样在行,这才算得上合格的农民。尤其是种田这门活儿,在社员们的心目中是最敬畏、最神圣的。

  要想学会种田,首先得学会拔秧。早春的夜睡得真香,母亲将我从睡梦中拽起。外面一片漆黑,我挑起畚箕,捎上一捆稻草,跟着父亲来到靠近山脚的秧田。田间三三两两的社员已在稀里哗啦地洗秧了。我挽起衣袖和裤腿,蹚进冰凉的水中,伸手就去拔秧。一把揪下去,水嫩的秧苗在我的掌心中不是折了腰就是蔫了脑,其中还断了好几根。父亲与老农们就教训起来:“人要蹲下去,屁股不能翘起来,两手要放平,一下只能拔四五根,秧根不能带着泥丸……”我心里嘀咕着:这么讲究规矩,这秧还不是要种到田里去吗?何必那么干净……而我拔的秧又偏偏带着那么多讨厌的泥巴,提起来两手沉沉的。于是我就使劲洗得“嘭嘭”响,搅得秧田浑水浊浪,泥浆溅到了别人身上。父亲见了板着脸教训道:“洗秧不能发声响,要不轻不重,干净利落。拔秧要做到既快又齐,就像卷布似的,种田时又将‘布’一层层地展放出来……”他一边絮叨着,一边在旁示范。只见他两手左右开弓,三两下拔满了双手,在水中轻轻一沾,提起一甩,再抽一根稻草一拧,就成了一只好看的秧。这秧把既干净又整齐,且没有一根秧苗损伤。我真恨自己这么笨手笨脚。拔了一会儿,只觉两腿发软,真想坐下歇口气。不知不觉屁股已浸湿了大半,大家都笑我尿裤裆了,我的脸在一阵阵发烫。

  天色渐亮,生产队长过来要检查我们小伙子拔的秧,他在秧田里提起两只不同的秧,对着众人嚷着:“这是谁拔的秧,像蚂蚁上树似的……秧苗都被捏‘熟’了,种到田里怎么成活……”他的一番话,真令我汗颜,至今还深深地烙在我心中。那时,我暗自发狠,非要学会拔秧不可。

  太阳刚出来,我们将自己拔的秧整理到畚箕中,挑到大田里打好(即将秧把按一定距离抛向田中),匆匆回家吃早饭。

  种田得学会“瞭汏”。最初我觉得这是个新名词。后来才明白,即在大田中间开种第一趟的人。我们生产队里没有几个后生会“瞭汏”的,会的都是生产队的佼佼者。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,买不到牵田绳(塑料绳),只是在大田的两端插一根短棒,或在田岸上搁上一只秧把作为坐标。“瞭汏”的后生眼力准确,手脚灵活,方寸不乱,种得又快又直,无论田有多少长度,不偏不倚恰好对准另一头标杆,就像画家在一张大白纸上画了六道笔直的绿线,让社员们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当“瞭汏”的快种到彼岸田头时,等候在田头的男女社员们再按快慢顺序挨个儿下田开种。老农们都说,要管得住自己的“六株头”。意思是一行六株,间距和行距都要对直,不能弯弯绕绕像打龙灯似的,抢占了人家的地盘,就会影响到别人。如果种在前面的人田行稍出现了一个软弯,跟在后面的人就会种出个小弯,种在最后的就成了个大弯。路人见了就会说,这一丘田“倒汏了”!整个生产队的社员就会失去面子,而且摸田草、喷农药、施肥等操作也极为不便。

  我初学种田时,的确管不住自己的“六株头”。种着种着,忽觉田行宽起来,一数只剩下五株了,不知什么时候丢掉了一株,真倒霉;于是悄悄地在中间插上一株,被人发现了,都笑着说:“种田师傅,插行当肚。”此时,我的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  种田的规矩很多,也非常辛苦。社员们常说“种田好种,开头难”,就像写文章,要来个开门见山,直截了当,有个良好的开端。那怕田度最长,也得以自己开的头为准绳,否则就会出现“盘头”、“倾斜”、“绕弯子”等毛病,人家也跟着你倒霉。种田还得讲究个姿势,人的身子要呈半蹲状,头要昂起,眼睛要照看前面;屁股要蹲下,两脚要随种田的速度平稳地往后退。稍有倾斜,就会将秧苗种到脚印孔中,秧根沾不着泥土,风一吹,秧苗就浮上水面。浮得多了,被人发现就会嚷嚷:“放竹排了!倒汏了!”你会脸红心跳,手忙脚乱。种田时,左手要不紧不松地握住半只秧把,还负责不停地分秧;右手根据需要,向左手不断地索取。总而言之,人的四肢和眼睛乃至全身的各个部位都要和谐地配合,才能把田种得又匀又直。

  记得我刚学种田时,父亲在一旁示范。他种的田行很直,秧也分得匀,每棵稻直竖起来,简直成活一样。当田行稍有偏差,他又不放心地将秧苗拔出来重新种,这棵挪挪,那棵移移,简直如蜗牛在爬行,人家都瞧不起他。可他对我的要求却是如此的严格。他教训道:“秧要分得均匀,眼睛要看前面,左胳臂不能按在膝盖上,要种得快,不许直起腰……”显然,他自己所不能的却要求儿子替他争一口气。一旦被他发现种得慢了,或直起腰来偷懒,他就会瞪起眼珠子大发雷霆。可我又是那么的不争气,种得久了,腰腿酸疼得难忍,额头上大汗直冒。真想一屁股坐在水田里歇会儿,又怕招来一顿挨骂。有时种得太专注了,忽然觉得小腿痒痒的,手一摸,三四条蚂蝗叮住腿肚子,饱胀得通红通红的。我慌乱地摘下它们,用指甲狠狠地拧成两截,鲜血四溅,水里一片殷红。这时前面的人追了下来,我顾不得摘蚂蝗了,偶尔捋几下腿。我知道一旦被人家“关”在中间,就走不出来,也勾不着秧把,那种窘态是难以想象的。有时恰巧与同龄的小伙子们排成一行,社员们故意怂恿喝彩。一个个如猛虎下山,争强好胜。我也不甘示弱,使出全身解数,直种得汗流浃背,眼冒金花。蚂蝗们吃饱了滚到田里,又来了一批,全然不知道吸了多少血。庆幸自己种到了田尾,登上田岸,腿肚子还不住地流血,毫不在意,欣赏着自己笔直的田行而兴奋不已。

  经受了无数次血与汗的洗礼后,我们生产队有了许多种田能手,每年的早稻能保证“立夏关”;晚稻能把住“立秋关”,粮食年年丰收,博得了邻近几个生产队的青睐。文革时期,生产队长还常常派我们年轻人支援兄弟生产队抢种抢收,他们都说我们队里个个是种田能手,受到了盛情款待。我也没有给生产队丢面子,父亲也不再怒目相视,高声谩骂了。在艰辛的种田实践中,我也渐渐入门了。

录入: 袁慧敏   责任编辑: 袁慧敏   稿源: 宁海新闻网
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】 【 默认字体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本页】  
  新闻推荐:
·桃源街道总工会举办职工乒乓球比赛
·校园文化周来了
·给小番茄安“家”
·医院停车难 顽症怎么治?
·下蒲一村民获评市“最美文保员”
·动辄“人肉搜索”该休矣
·老人摔倒,扶还是不扶?
·农历四月八乌饭馍糍香
·套种提高收入
·从小处着手服务群众
  图片推荐:
平湖市府办考察“百姓事马上办”
套种提高收入
农历四月八乌饭馍糍香
给小番茄安“家”
校园文化周来了
桃源街道总工会举办职工乒乓球比赛
⊕《今日宁海》速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