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热线:0574-65510000
新闻传真:0574-65577900
邮箱:nhnews@cnnb.com.cn
您当前的位置 :宁海新闻网 > 文艺频道 > 雁苍山 正文
     高级检索
 
最爱唠叨的人
●柳条非飞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   宁海新闻网   2015年05月11日 09:12:57

  在我的印象中,妈就是最爱唠叨的人,有时唠叨起来没完没了,当然一般在这个时候,我采取的措施就是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

  上小学那会儿,清晨天刚亮妈就要和爸去田里干活,走之前准把我叫醒,让我起来做早饭。也许是年龄小,等他们走后,我会偷偷地再睡一会儿,却不曾想好几次就这么一睡睡过头了。等匆匆忙忙做好早饭,上课的铃声就敲响了。正当我背起书包准备奔向学校的时候,妈却把我叫住:“叫你早点起床,你偏要睡,你现在想干啥?不吃早饭就去上学?今天早上不吃完早饭不准去上课。”面对妈的大声呵斥,听着学校的铃声,我心急如焚,可是碗里的饭又烫得难以下嘴,那时,我的心里又委屈又憎恨,觉得母亲简直是无理取闹。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,不吃早饭对胃的伤害有多大,妈的唠叨都是为了我好,而我当时却觉得好委屈、好气愤。

  后来,我到另外一座城市读书了,一个学期才回家一次。农活也几乎没有干过,每当放寒暑假,我还是忍不住要跑到地里去锄地,或者是拿着镰刀去割草。每当我还没有走出家门的时候,妈追上来了,“锄头要这样拿,要这样锄地手才不会起水泡。不要在自己的脚前锄,这样怕锄到脚趾头。”妈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。可是,那时我却不耐烦地说:“唉呀,我知道的,我又不是没有锄过。”一种不耐烦的情绪迅速滋生,妈看着我扛着锄头渐渐远去的背影,无可奈何地摇摇头。结果出门不久,我又扛着锄头回来了,因为我的手起了水泡。妈跑过来夺下我手中的锄头,“刚才跟你说了,要怎么样使用锄头,总是不听话,这一下好了,手起泡了吧?痛不痛啊?”又是一连串的话劈头盖脑地冲我来了,边说边去找药水。这一次,我选择默默听着……

  毕业后,我跟很多人一样,离开家乡,南下打工。每次电话回家,本是打算跟爸爸说些事,可是妈妈总会抢过电话:“听说,外面的车很多很多啊,你可要当心啊。特别是过那个公路的时候,我看电视里说,横穿公路要走有横线的地方,还有什么红灯与绿灯的?是吧?你要不还是多了解一些交通知识吧。”这样的话,每一次打电话回家都会听一遍,有一段时间,我嫌烦,干脆就不打电话回家了。结果,没过多久,爸的电话打来了,刚接通又是妈的声音:“这段时间你怎么没有打电话了?是生病了吗?还有没有钱用?……”

  后来,我也结婚了,也当妈了。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终于有一天,面对孩子我也不停地唠叨着,叮咛着,演示着。孩子说:“妈,你的话真多,你更年期到了吗?”我一怔,蓦然间,回想起妈的那些唠叨,原来这就是妈对孩子的那份浓浓的爱。

  当然,纵然现在我也当妈了,妈的那些唠叨还是不断的。隔三差五地打个电话回家,妈总是会问:“你还是那么瘦吗?多吃点,不要亏待了自己,一个人在外面,只有自己照顾好自己。孩子乖吗?又长高了吧?你要好好教育他……”与以往不同的是,她的嘱咐里多了一个角色,就是她的外孙。当然又是一遍又一遍地嘱咐着,而这一次,我静静地听着,并一个劲儿地答应着。我知道,其实妈的唠叨是她对孩子的爱。

  去年,妈突然生病了。当我奔向她病床前的时候,妈含着眼泪看着我,那时她很想说话,却说不出来。突然间没有妈的唠叨,觉得是那么的不习惯,如果是以往,我每次回到家的时候,妈总是问个不停,比如,一路上怎么样?吃了些啥?有没有睡过?等等。可是这一次,妈不会说话了,我强忍着眼泪告诉她,一切都会好起来了。于是,在陪伴妈的那些日子,我变得唠叨了,每天嘱咐着她要按时吃药,要多吃饭,给她讲笑话。

  经过大半个月的治疗,妈的病好了,随之而来的唠叨也开始多了起来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才发现其实我早已习惯了妈的喋喋不休,在我的耳边不能少了她的唠叨。

录入: 张绍强   责任编辑: 张绍强   稿源: 宁海新闻网
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】 【 默认字体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本页】  
  新闻推荐:
·如何防护职业中毒
·手足情深作担保 哥债弟还吃苦头
·麦子熟了
·偷梁换柱被识破 女子脚底抹油跑了
·送礼送花不如陪伴
·巾帼志愿者助力环境大整治
·激情汇聚 欢乐奔跑
·县新闻中心联合建新赵氏集团开展...
·桥头胡街道戏曲协会成立
·督查专员赴县水利局开展重大项目...
  图片推荐:
宁海一公司打造“巨无霸”手电筒 重三吨射程2000米
激情汇聚 欢乐奔跑
巾帼志愿者助力环境大整治
麦子熟了
送礼送花不如陪伴
县人才市场第一流动人员支部举行党支部活动
⊕《今日宁海》速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