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热线:0574-65510000
新闻传真:0574-65577900
邮箱:nhnews@cnnb.com.cn
您当前的位置 :宁海新闻网 > 文艺频道 > 雁苍山 正文
     高级检索
 
母亲
●心一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   宁海新闻网   2015年05月11日 09:11:40

  母亲兄弟姐妹5个,排行老二,上面还有一个姐姐,下面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母亲没读过书,却很聪慧懂事。为了让下面的弟弟妹妹能读书,她什么苦活累活都肯干。母亲年轻时是个漂亮能干的姑娘,可在16岁的花样年华时,却赶上了大兴土木建农场。在一次兴建过程中,母亲的一条腿不幸被开采的石头砸中,险些失去了生命。命是抢回来了,可一条右腿却因为失血过多不得不截肢。此后的几十年里,她都用假肢艰难地行走。

  母亲和父亲是在武汉医腿时邂逅的。父亲也是因为修水电站被石头砸去一条腿。可能是这份共同的经历,母亲和父亲走到了一起。嫁给父亲后,母亲开始跟着父亲学裁缝。母亲聪明好学,很快便成了父亲的得力助手。在我和弟弟还没有降临人世时,家里日子还算宽裕。后来随着我和弟弟的出生,苦难便与日俱增,缺盐少米是最常见不过的事情。我的父亲母亲就靠着他们的两双手和两条腿,不分昼夜地在缝纫机上忙碌。从我记事起,半夜醒来总能看到灯光,听到父母踏、踏的缝纫机声,鸡叫几遍,还能听到父母的哈欠声。

  耳浸目染,从小我便懂得生活的艰辛。懂事起,我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为家里分担。那时,家里没有打井,也没有自来水。吃水都要到很远的小河里去挑,可父母都是残疾,穿着假肢只能一瘸一拐地维持行走,挑水是太奢侈的事。正常人去挑水,来回一趟10来分钟的路程,可母亲一条腿,单趟走来也要走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,到家时,还不知桶里的水能剩多少。每次看着母亲这么一瘸一拐地提水,我心里便开始流血,可我太小,又帮不上忙,只能盼着自己快些长大,好替妈妈分担一点痛苦。

  后来,我就念书了。从踏进学校大门的那天开始,我便从家里带上一个篓子,放学路上,我总会捡柴回家,也是从那时起,家里不再买柴。哪里的橡子树长得好,哪里的黄花菜多,哪个坡边上田埂上有半枝莲,我都一清二楚。因为那些都是可以采来卖钱,可以交学费的。小学三年级时,我终于开始偷偷地用扁担挑着两只大木桶到河边取水,挑不了满担便挑半担,因为个头小,常常是把绳子往扁担上挽了又挽,直到桶提手和扁担相接触,尽管如此,两只水桶在我身上依然是左右晃荡,走一路洒一路,常常人到家,水却没能剩下几口。肩膀被扁担磨破皮,咬着牙也不敢吭声,怕母亲知道了心疼。夜里常常被疼醒,心里却是无比高兴,至少母亲再不用拖着那只残腿到河边提水了。

  后来母亲生了病,家里实在太穷,为了不让我缀学,舅舅们便把我接到身边读书。从那时起,我再也不用为缺米少盐而发愁,也不用我去挑水,两个舅舅、舅妈对我都很好,怕我想家,时常变着花样给我弄吃的,而且总是不同样,还有小姨、姨爹们都把我当亲生女对待,在那里我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,有的只是亲人们对我的疼爱。虽然我也时常想念父母和弟弟,却贪恋上舅舅、舅妈、还有姨爹、小幺幺们的那份宠爱。所幸的是那个时候家里已经请人打了口水井,我不用再担心母亲吃不到水而发愁。后来,小表弟妹们逐渐长大,也都到了入学的年龄,舅舅们的负担也日渐加深,我便又重新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。

  父亲还有个亲兄弟,也就是我大伯,据说当时是我们县城一个国营单位的一把手。等我长大了,母亲便想着托大伯帮我在县城谋个差事。有一次,母亲带着我来到家住县城的大伯家。大伯家住在很高的楼房里,进门前要换鞋,门口有一个脚垫,母亲穿的假肢自然是换不了鞋的,没有办法也只好把带着泥土的鞋子穿了进去。在大伯家,我和母亲显得小心翼翼,该吃饭时,我跑进跑出地端菜端饭,尽力表现着自己的勤快,以求博得大伯大伯母的喜爱。吃饭时,母亲本想对大伯说帮我找点事情做,可话还没说出口,大伯和大伯母便开始数落现在城里的工作是多么的难找,生活是多么的不易。我和母亲只能扒拉着碗里的饭粒,将嘴边的话一起咽进肚里。到现在,我也永远忘不了母亲在大伯饭桌上那副局促的神情。

  为了给家里增添收入,母亲会到集市上批发一些皮蛋、饼干之类的,提到附近粮站去卖。为了挣那几分几角钱,母亲拖着那条残腿,多次往返家和粮站之间。就这样,一个农忙下来也能挣上几十、百把块。慢慢的,母亲的生意做得顺手起来了,便在自家门口摆起了小摊。而父亲则还是守着他那个裁缝铺,除了偶尔会有的一两个老主顾,生意冷清。我们家的日子就这样勉强地维持着。

  有句话叫作贫困人家百事哀,真是不无道理。有一次,母亲蹲在地上卖东西,可能起身太猛,客人走后,母亲竟然顺着桌子溜到了地上,等我发现时,她已口不能言。母亲一直都有高血压,我赶紧找来降压片给她服下,但依然无济于事。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,母亲瘫痪在床,人事不省。医生诊断后,说母亲再次醒来的概率几乎是零,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,不用再送医院,浪费时间和钱。可我和父亲不死心,每天定时给她推拿,给她擦身喂药,父亲也不再去打理他的裁缝铺,每天就在家里伺候母亲,有空就到田野山坡挖一些药材来,熬在水中,给母亲洗身子。一个月后,母亲终于醒过来了,虽然吐字不清,但已经能说简单的话了。

  母亲在父亲尽心尽力的照顾下日渐恢复,父亲依旧坚持着去野外给母亲挖草药,然后熬水给母亲擦洗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年后,母亲已经能借助拐杖自己行走了。

  再后来,虽然我也参加了工作,但杂货摊和我微薄的薪水相加,也不足以维持家里的开支了。此前,我教了两年书,两年里,我利用业余时间自学完成了大学课程,顺利拿到了大学文凭。随着下海浪潮推动全国,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到外面见见世面。在离家的前一天晚上,母亲拉着我絮絮叨叨地说到大半夜。为了赶车,我第二天起得很早,没想到母亲起得更早。我家离马路很近,母亲却一定要拄着拐棍送我到路上。我让她回去,她嘴里嗯嗯应着,脚却不肯移动半步。我只得狠心上车,不再去看她。可坐在车上,我又抵不过心中的那份牵挂,拉开车窗,看见的是母亲佝偻的身影和满头的白发。我强忍住泪水,在心中默念,妈妈,等着女儿吧,我一定会凭自己的能力挣钱为你治病的。可母亲终究没有等到这一天,她去世时,我正在千里之外,等我赶回来时,她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,不能再看她的女儿一眼了。

  时间如白驹过隙,转眼间,母亲过世已经整整十二载。我可怜的母亲,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,直到她离开人世的那一刻,还在为一家人的生计而操心。母亲,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您,不知道您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不好?是否还像过去一样的操劳?

录入: 张绍强   责任编辑: 张绍强   稿源: 宁海新闻网
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】 【 默认字体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本页】  
  新闻推荐:
·如何防护职业中毒
·手足情深作担保 哥债弟还吃苦头
·麦子熟了
·偷梁换柱被识破 女子脚底抹油跑了
·送礼送花不如陪伴
·巾帼志愿者助力环境大整治
·激情汇聚 欢乐奔跑
·县新闻中心联合建新赵氏集团开展...
·桥头胡街道戏曲协会成立
·督查专员赴县水利局开展重大项目...
  图片推荐:
宁海一公司打造“巨无霸”手电筒 重三吨射程2000米
激情汇聚 欢乐奔跑
巾帼志愿者助力环境大整治
麦子熟了
送礼送花不如陪伴
县人才市场第一流动人员支部举行党支部活动
⊕《今日宁海》速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