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热线:0574-65510000
新闻传真:0574-65577900
邮箱:nhnews@cnnb.com.cn
您当前的位置 :宁海新闻网 > 文艺频道 > 雁苍山 > 文林诗海 正文
     高级检索
 
写生写心
应伟建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   宁海新闻网   2015年04月13日 11:06:25

  年前在雁荡写生三日,都是很好的阳光,坐在大岩石上头,慢慢地用笔墨消磨三个整天。前年也曾去过雁荡写生,恰是黄梅时节,连绵不断的雨,云雾漫山,奇诡变幻,恍如仙境,打着雨伞画满了一整本册页。四明山去过两次,四明山多树,画了很多的树,就在宾馆的外头,画了房子和树,还有些时间又画了路边两排高高的光秃秃显得萧瑟的杉树,天便很快暗了下来,也冷了下来。

  更多的是在宁海的角角落落,前童先是带客人去画,后来一发而不可收拾,一个人又去了几次,坐在古镇的街边巷角,游客过来探头看看,说一两句又走,如流水一样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,竟习惯了。尔后喜欢上了画老房子,去慈溪公干时也顺道去鸣鹤古镇写生,鸣鹤不像前童,游人少,很安静,一个人在巷子里坐着,忘了回来的时间。

  盈坑常去画,因为喜欢那儿的幽静和干净,山光水色都很幽静,老村子里也只是几个老人,时光仿佛停滞一般。去双峰是因了朋友在,既是访友又不耽搁画画,我便坐在朋友学校的走廊上一边晒着太阳,一边喝茶,一边画对面的山。

  当然,念念不忘的是2010年的春节,那一次说走就走写生之旅,和宇鸿、建东、周益兄四个人一辆车,正月初二出发,爬龙门山,逛龙门古镇,在严子陵钓台对饮酒作画,又去白云源玩雪撒野,尔后在马岭惊艳那不曾开发的古村与奇山。那个春天,我们四个人,为这次写生做了一个画展。但这仿佛已是很久远的事了。

  我的写生其实要求不高,只需要坐在田边、山上,或者在旧巷子里走走就让人很舒服了,这种舒服因为是离开了人和事,有一种萧然尘外的自在,这种时候不妨拿出纸和笔,顺便画画,这样画着便能成瘾,便时常把这个习惯过成了自己生活的一个部分,譬如吃饭、吃茶、睡觉、抽烟、会友一样不可或缺。

  并不一定是因为写生对于一个画画的人有多重要,有许多画家善长默记,只在山水中行走,回来再在案头挥写,也有画家写生像是画地图,并不坐在一处,而是东瞧瞧西瞧瞧四面八方的各处胜景,导游图似的标注着并糅在一纸之中。所以有人说对景写生重要,有人说对景写生其实不重要,其实都对,合适便是对的,没有个定法。

  但是,在外头写生与在画室画总有些不同,这种不同模糊而飘忽。偶尔有写生的作品被人强取了去,无奈便按着照片再复制一张,竟是味同嚼蜡,完全没有那时那境的激情。实在,一张画可以复制,心情却无法复制,虽然手是自己的手,笔是同样的笔,纸墨也是同样的纸墨,画出来的却只是写生的赝品。

  于是我想,写生到底是写什么?若仅仅是写景,大可不必劳师去了现场,像许多画家一样拍拍照带回家对着照片精心地描画,何妨?在画室无论如何也总比在野外条件好些。

  总有一些画室里没有的东西。有时是山野的风带着春天的乍暖还寒,有时是冬日暖阳落在身上的舒坦,有时是遍地春草的绿,有时却是落叶萧萧的秋意,哪怕是泥土的气息,抑或花的芳香,能够碰触到内心的一些情愫,诗人藉此而勃发了诗兴,画家也能藉此有了灵感。是大自然搅动了人的内心,此时虽仍在画眼前的风景,实在是糅了心境的,如此,是写景,亦可说是写心。

  所以,风景其实也只是心里的风景,“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”,画风景其实亦是画内心。唯如此才是画。

录入: 袁银泽   责任编辑: 袁银泽   稿源: 宁海新闻网
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】 【 默认字体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本页】  
  新闻推荐:
·拿奖拿到手发软
·志愿者积极参与环境大整治行动
·万人环境大整治
·紫云英花开迷人眼
·捐献造血干细胞知识问答(一)
·今起气温逐日回升
·千钧一发之际保险带护栏救命
·本想“兄债妹还”反成“妹过兄扛”
·下乡义诊见真情
·环境整治应从娃娃抓起
  图片推荐:
西改线乌岩山隧道便道进场施工
志愿者积极参与环境大整治行动
万人环境大整治
拿奖拿到手发软
紫云英花开迷人眼
紫罗兰花开醉游人
⊕《今日宁海》速览